贵阳男孩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贵阳男孩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夏天的故事

2016-4-24 07: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76| 评论: 0

摘要: (一)我住的村子离黄海北岸有十几华里。村子不大,总共有20多户人家,100多口人。村子的西边有一条小河,由北流向南;村子的南边也有一条小河,由东流向西。两条河交汇后,由西向南拐个大弯儿流入黄海。两条河的堤 ...
广州同志会所

(一)

我住的村子离黄海北岸有十几华里。村子不大,总共有20多户人家,100多口人。村子的西边有一条小河,由北流向南;村子的南边也有一条小河,由东流向西。两条河交汇后,由西向南拐个大弯儿流入黄海。两条河的堤坝上栽植了一片一片的槐树,已长到胳膊粗细。每当春天来临,一簇簇洁白的槐花便挂满了枝头。满坝上的槐花清香随着阵风飘向四方,嗅上一嗅,香袭肺腑。到冬季结冰的日子,在朦胧的月色下,我们一些半大小子,经常坐在自制的爬犁上,沿着河上光溜溜的冰面,一直滑到大海边。

从记事儿起,我就喜欢上我们的村子。我喜欢村边的河,河里的水,水中的鱼;喜欢坝上的树,树枝的花,花间的鸟。只是家中一些不如意的事儿,常常冲淡了自己内心的这份闲情,这种欢乐。

我家是村中的困难户。我小时候,母亲便因病离开了我。父亲一条腿自幼有残疾,一生不能干稍重的体力活。姐姐比我大十几岁,已经出嫁了。那时生产队还没有解散,为照顾我家的困难,队里安排父亲在饲养站喂牲口,并且不用他铡草。

这样的家庭,难免经常有事求人。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我真的懂事较早,很小就知道讨邻里喜欢,村里人无不夸我是个乖孩子。随着身体不断长大,我出落得越来越水灵,长辈们看见我,总喜欢逗我说几句话。

一次,村里一位老喜欢搞恶作剧的大哥哥碰见我,笑咪咪地说:“成子,过来!村里人都说你脑袋瓜子灵,我出个谜语,看你能不能猜得出?”“什么谜语?”我睁大好奇的双眼,望着他的脸问。“你听着”,他道:“黑草甸中出小鬼儿,没长胳膊没长腿儿,头上戴顶挽沿帽儿,头心长张小红嘴儿。”这是什么东西?我连猜了几次都没猜中,有些发急。我越着急,他越拼命绷着脸忍住笑。最后,在我一再央求下,他的嘴巴几乎贴上了我的脸,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就是你哥我下身张的这根大鸡巴!”我腾的一下脸红了,赶紧转身跑开去。他却在那里晃动着身子,哈哈笑得前伏后仰。

在同伴面前,我没有其它值得炫耀的事情,唯一能使我挺起腰杆儿的就是学习成绩。自上学起,我的学习成绩就一直非常优秀。小学毕业时,班主任老师曾在全班同学面前自豪地说,我是他教过的两名最令人得意的学生之一。我也真没辜负老师的期望。那时,农村小学生升入中学需要考试。全公社(当时还没改称乡)数百名考生只能报考社内仅有的一所中学,总共才录取120名。那年,在所有考生中,我的总成绩名列第一。发榜的那一天,班主任老师甚至小学校长都兴奋的难以自制。要知道,他们除了真心为我高兴外,还有一个原因:当时,一所小学能培养出一名全公社的尖子生,这所学校在全社教育系统也会引人注目。

我的考试成绩在村里甚至在邻村都引起了轰动。我们家仿佛不再是村里的困难户,而成了令人羡慕的“实力家庭”。那些大人们一边又一边的斥责自己的孩子说:“你看人家成子,多有出息,你怎么就赶不上人家一点脚丫粪!”村里小伙伴们都以能和我结为朋友为荣,总想和我比别人和我更好。一些邻居跑到我家向我父亲道喜,章哥也来了。

###NextPage###

(二)

章哥是队里的生产助长,全村干力活的第一把好手。他不到30岁年纪,个子不高,却也不矮,长的虎虎生风,二百斤的担子挑在肩上,健走如飞,老人们称他是“生尖子 ”(小公牛)。没见到他的人,听说他力大气粗,往往认为他的脸像一定很粗犷,其实不这样。他有一张细腻的圆脸,匀称的眉毛,亮亮的眼睛,端正的鼻子,红扑扑的嘴唇,这些,简直就像走进青春期不久的俊秀的男孩子;只有他口唇四周那些好像总也刮不干净的黑乎乎的胡茬子,才提醒人们:他已是一个成熟的大小伙子了。

生产助长的职责,主要是根据队长的总体安排,带领社员干活。在劳动中,他指向东,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不会有一人跑向西;如果他真的叫去打狗,她们大概宁可被狗咬伤也决不肯去打鸡。叫人感兴趣的是:他在姊妹中享有的这种威望,并没有引起村内一伙弟兄们的嫉妒。相反,大伙儿倒常常拿这种现象开玩笑,问他既然有这么多人崇拜,他为什么不选一个妹妹做媳妇,为什么老不结婚?只有当哪一项活儿没干好,章哥虎起脸来时,哥儿们才没有人敢吱声。

在后来的日子,我常常想:这样一位大哥哥,真是我做梦都想寻求的,为什么我却没有早日发现他喜欢自己呢?这可能使他多不好受哇!每想到这儿,我就抱怨自己小不懂事,自责不已。

我第一次感觉到章哥对我好,是在我刚上小学六年级时。那天吃过晚饭,我到南河边割猪草,不小心割破了手。看到血流不止,身上又没有什么东西包扎,就自己按住手指,挎起篮子,急冲冲往家赶。章哥的家住在村子最南边,他大概是吃完晚饭在院外小憩(后来我甚至想:他是不是望见我的身影,特意站在那里),看见我赶过来,知道我的手被割破后,极力让我到他家包扎。我看他那样诚心,想想自己家也没有什么药品,就放下篮子和镰刀,跟他走进屋。

章哥家有四间房子,他自己住一头,他父母住另一头。他将我领进自己的屋子,从柜子里拿出一小瓶碘酒和一卷纱布。他先用碘酒洗了洗我的伤口,看我眉头皱了一下,忙用手抬起我的手指,轻轻地吹了几下,边吹边观察我的表情。就在那一刻,我心中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接着,他用纱布细心地将我的手包扎好,执意要送我回家。

天已黑了,父亲正在家等着我。看见章哥送我回家,他还露出一丝不安的神色,认为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情。章哥对父亲说:“大叔,成子的手割破了,这几天别叫他沾水,你家有沾水的活你又干不了的,告诉我一声就行了。”父亲听了,连声道谢,只是我知道,父亲怎么可能打扰章哥干这些琐事。

从那一天起,章哥的影子就渗进了我的心里。

六年级上半学期结束了,春节来临了。

按家乡的风俗,每年进入腊月,家家户户都开始忙着准备年货,主要是杀猪、做豆腐、蒸糕、炸丸子等。越临近春节,节日的气氛越浓厚。

那时的农村没有电磨,也没有豆腐店。每年生产队按人口分一些大豆,各家就用这些豆子压油、做酱、做豆腐。我们那里的豆腐磨,不像我后来在影视剧中看到的南方那种小型水磨,只要一个人用一只手握住磨上边沿部位的木轴,就能推转磨;另一只手还可以随时往磨眼里添东西。我们豆腐磨和这种水磨的原理一样,但很大很沉,一个人根本无法操作。于是,人们在木轴上套上一根长长的推杆,十几个人通过推杆推动磨,一人专门往磨眼里添泡好的豆子。这样干起来速度倒是很快,一晚上能推好几家,但必须是搭伙才能完成。我们家没人帮别人推,只能干求人,所以往往都是在别人家推得差不多后,才去找人。

那天晚上,父亲拉着我,赶到一家邻居的院外。院中拉着临时照明的电灯,十几位叔叔、哥哥边七嘴八舌唠着家常,边推着磨;几个看玩艺儿的孩子拉着自己母亲的手围在四周。父亲叫出一位离我家较近的邻居,问他第二天晚上能否找几个人帮助我家推豆腐。那位叔叔也是无心问了一句话:“你们帮谁推过没有?”他的本意是:如果我们帮别人忙了,回头找别人是理当的事。孰不知这句话正捅在了父亲的心病上,父亲尴尬地笑着,不知下一句话该怎么说。看到父亲这个样子,我心里一阵阵难过。章哥在院子里望见了我们,出来问我们干什么?父亲嗫嚅着没说出口。章哥又把眼神转向了我,我说:“我家明天想推豆腐。”章哥听了,对父亲说:“大叔不用着急,回去叫成子帮你把豆子准备好,明晚儿我带人去。”说完又扭转头,大声对院子里的人说:“明晚儿成子家推豆腐,能去的人都去!”有章哥出头,自然不用父亲再说话,我拉着父亲的手,回家了。

开春了,三天两头刮大风。

村里绝大部分房子都是稻草房,为了防风,许多人家都在房脊上扣上了瓦。我们家房子没有扣瓦。看到大风把房顶稻草掀得一动一动的,父亲很担心。他和我叨咕着,也想买点瓦扣上。三间房子,需要的瓦不算多,但瓦窑离我村有十几华里,为这点小事又不可能向队里求车,何况正值春忙时节,队里哪能轻易出车?我对父亲说:“我都13岁了,一趟挑不动,多挑两趟,反正我们这些孩子当不了成天跑,怕什么?”父亲没说不行,却也没说行。我怕父亲为难,在一个星期天,谎称先到瓦窑“订货”,向父亲要了钱,背着父亲,挑起篮子向瓦窑赶去。

那天,章哥正带着一些人在地里施种,看见我挑着两个篮子,喊住了我,问我到哪里干什么?我只好向他说了实话。他听了,登时气红了脸,厉声地斥责我说:“今天你敢去,以后你什么事也不要找我!”他的声音很大,旁边的人已经把目光转向了我,我的脸也红了,不敢再耽搁,赶紧挑着篮子狼狈地逃回家去。

晌午过后,章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挑着两大筐瓦,走进我家院子。原来上午下班后,他没有休息,直接挑着筐赶到瓦窑,连午饭也是在小卖店买的点心充了充饥。见我从屋子里迎出来,他对我说:“成子,你去饲养站把你父亲喊回来,我已向队长请了半天假,下午不下地了,就便帮你家把瓦扣上。”我赶紧跑到饲养站,将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赶回家,看到章哥,只顾不停地搓着手。我想他也知道:章哥是不会喜欢听他的客气话的。

整整一个下午过去了,章哥才忙活完。他从房上下来,整张脸都被汗渍染花了。

我给他端来了洗脸水,递给他香皂,看着他洗着脸,洗着脖子,洗着手,心里直想用手帮他洗一洗,可就是没敢动。他洗好了,我递给他毛巾,又站在那里,看着他擦着脸,擦着脖子,擦着手。他擦完了,我接过毛巾,端走了洗脸水。父亲想留章哥吃晚饭,被章哥一口拒绝;父亲又偷着和我说,想给章哥拨些工分,我怕章哥生气,劝阻了父亲。

……

章哥到我家祝贺我考上中学时,已是晚饭后了。他说,白天人多,他不愿来。父亲请他坐在炕沿上。他从包内拿出一支自来水笔、几个本子,递给了我;又从兜里掏出50块钱递给父亲,父亲死活不愿接,章哥有些不乐意了,他说:“大叔,这钱我不是给你的,是给成子读书的,你怎么这样?”边说边将钱塞进我的怀里。我捧着钱,看了看父亲的脸,又不敢将钱还给章哥。我对父亲说:“爸,这钱就算是我们借章哥的吧,将来我能挣钱了,我们还可以还给他吗。”父亲没再吱声,章哥这才高兴了。

唠了一会儿家常,父亲说他得到饲养站去了。队里的牲口需要喂夜草,父亲和另一位伯伯倒班值夜班。

父亲走后,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磨磨蹭蹭地移到章哥身前,趴伏在他的腿上。见我充满了依恋的样子,章哥爱惜的用手搂住了我。过了一会儿,他轻声说:“太晚了,我该回去了。”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说:“着什么急?反正就我自己在家……”这句话,我说的有些不清不楚;又仿佛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想表达一种什么意思,或怎样才能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说清楚。章哥长出了一口气,说:“成子,你快点长吧,哥就是想和你做最好的兄弟。”

###NextPage###

(三)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其实,十几岁的男孩子,出落起来也很快。

初中一年快过去了,我已经14岁了。在班里,我是学习委员,兼任美术课代表,仍保持了优异的学习成绩。我的身体也竟窜高了8厘米,虽然还算不上是个大个子,但因投篮很准,成为了班级篮球队的主力。看到我青春灿烂的脸庞,活力四溢的身躯,不知我年龄的人,还认为我是16、7岁的大男孩子。

一年中,除了学习,我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和章哥呆在一起。每逢星期天和节假日,只要章哥有空,我就找理由跑到他那里去;章哥也很高兴我去找他。方便时,他也时常到我家窜门儿。章哥已将我看成是大男孩了。

初夏过去了。“三伏”时节,学校放暑假了。

那一天,很热。

吃过晌饭,父亲让我代他牵着两头半大牛犊子,去河边吃草。那时,不干活的老、幼牲畜,经常被放养;以省出更多的草料喂养那些干活的壮龄牲畜。

我牵着两头小牛,习惯性的走向南河坝。章哥正在河边洗脚,看见我,同我说了几句话后,若有所悟的说:“成子,你还是到西河坝吧,往北走一段儿,那地方草好。”

我听了章哥的话,牵着牛绕到西河坝,往北走了很长一段儿距离,果见坝根处长着茂盛的青草,就把牛赶到了坝下。

这段坝上的槐树长得又粗又壮,浓密的绿荫几乎将阳光完全遮住。河的两边是成片的玉米地,玉米已长有一人多高。盛夏本就是农闲时节,又是大热的中午,人们都在家中避暑。周围静悄悄的,只有知了仿佛耐不住炎热,在树枝上不停的“鸣——鸣——”地叫着。我一个人坐在树荫下,正感到有些无聊,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轻声唤我:“成子!”不用回头就知道,章哥来了。

章哥赤裸着上身,隆起的胸、腹肌肉有棱有角,块垒分明,右肩搭着一件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短裤,刚才明明看到他洗脚,现在却没有穿鞋,赤着两脚,左手提着一把铁锹,站在我的身边。

他放下铁锹,将背心搭在一根树枝上,紧挨着我坐下,显得有些神不守舍,讪讪的和我扯淡。没唠多会儿,我便察觉到他的喘息声重了起来,屁股也坐不稳了,不停地挪动着,两眼一闪一闪地瞅着我,瞅得我的心一跳一跳的。

“成子,”章哥低声说:“今儿太热,我们一起洗洗澡吧。”我点了点头,心跳又加快了。

他站起身,却没有随即挺直腰,我捎了一眼,发现他短裤前面明显的被什么东西支了起来。我的身子打了一个机灵,生理立时有了反应。

他拿起铁锹,拉着我的手走下河坝。

河水欢快地流着,水边有一小片沙滩。章哥用铁锹在水流边挖了一个大坑,流水很快带走了挖坑搅起的浑水,坑水变得清澈见底。

章哥拉我站在沙滩上,他脱掉了短裤,只剩下一个薄薄的纤维三角裤头包裹着他那颤动不已的下体。我看见,他的裤头已被撑起老高,撑起出已有湿痕,被撑起的裤头两侧若隐若现地露出了两团黑乎乎的东西。我的心狂跳起来,下体也挣扎着想摆脱裤裆的束缚,获得完全的自由。

这时,章哥用火辣辣的眼睛盯着我,做了一个我压根儿没想到的动作。只见他面对着我,叉开两腿站好,用两只手抓住薄裤头的裆部,狠命一撕,只听“嘶——”的一声,裤头被他撕碎、扔掉,他胯间那个脸红脖子粗的“愣头青”,登时和他虎虎生风的做派一样,猛地窜起老高,急不可待地指向我,一个劲地点着头;另两团黑黝黝的圆家伙,像被裹在张飞的连腮胡子里,紧紧地绷着脸,抱着同仇敌慨的决心,和那“愣头青”肩并肩地靠在一起。它们的架势分明是想让我明白:它们早就在暗中为章哥打抱不平,今天就是要盯住目标,为章哥讨要个公道。章哥再也压抑不住他长时间对我的渴望,将自己活生生的完全赤裸的躯体毫不遮掩的呈送给了我。我身子一阵发软,连扯带拽地脱光了衣服,一下子扑到章哥的怀里。

章哥抱着我,却没走下水,而是选择了一处平坦的沙滩,让我盘着腿坐好。他面对着我,叉开两腿,将屁股坐在我的两条大腿中间,他的两条腿从我身体两侧伸向我的身后,又将两只脚在我的腰后面相互勾住。这样,就将我紧紧地夹在他的大腿根处,他的“愣头青”紧贴着我的腹部,不断地示威。随着,他上身后仰躺下,伸直胳膊抓住我的两手,教我用手捧住他的那些宝贝。他自己两手交叉地垫在脑后,使头部抬起,面朝着我。

我瞧见,他的眼里充满了血丝,身体仿佛也在颤栗。他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成子,哥今天全给你了,你想怎么着,哥都依你。”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一阵阵情迷意乱,神晃魂摇,心中真想好好满足他,又苦于不知怎么做才能让他满意,只是用两只手死劲捧挤着他那些弟兄们,满脸涨得通红,脑门儿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窘急的快要哭出来。

看到我手足无措的样子,章哥恍然间明白些什么,他会意地笑了笑,放松了一下身子,坐了起来,爱怜的将我揽在怀里,教我用手把握着他那“愣头青”的身子,上下撸弄了几下,轻声说:“这就行了。”这,我倒是知道一些。自己长这么大了,那根东西也早就有不老实的时候,我也用手修理过它,只是不如章哥教的这么明白。我想:章哥这种要求,我能做好。

章哥又低下头,用嘴在我那根直挺挺的东西上头,啧啧有声地亲了一口,说:“这样也可以。”我连忙低下头,用嘴去亲章哥那“愣头青”的大脑袋。章哥抱住了我,笑着摇了摇头。我认为他不喜欢这样做,也没有再坚持。

章哥的一只手指顶了顶我,说:“听说这里也可以,只是我从没和谁试过。”我听了,又似懂非懂的挣着身子要趴下,想将自己的那个地方让给章哥。章哥还是抱住了我,痛爱的说:“成子,我太喜欢你了。那个地方别说我从没和人试过,就是试过了,我的‘家把什’你怎么受的了?你还是用手和哥两玩一会儿吧。”说着,他又叉开两腿,在我面前仰躺下去。

到这阵子,我已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我背对着章哥,跨坐在他的腹部,用两只手握着“愣头青”的全身,有节奏的撸弄起来。章哥也同步的配合着。不一会儿,章哥发出了哼哼声,哼哼声越来越大,“愣头青”的脸越来越涨得红紫,章哥忍受不住我给与他的刺激,一下子坐了起来,用两只胳膊抱住了我,将我仰放在沙滩上,随即猛扑到我的身上,将我全身紧紧压住,我只觉得,那个“愣头青”死命往我小腹上顶,仿佛要插进我的五腑六脏。但我已顾不上去感觉痛,只觉得全身发热,下体膨胀的快要爆裂。我也模仿章哥,极力迎合着他。章哥的动作越来越激烈,终于,随着他长长的“啊——”了一声,我只觉得一阵灼热袭向全腹;几乎同时,我的全身也像触电般,一股热流从下身喷涌而出。

章哥停止了动作,闭着眼睛趴在我的身上,大口喘着气。我也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等待着章哥。

过了一会儿,章哥的喘息平稳了。他睁开眼,吻了我一下,爬起身,拉我坐了起来,让我看两人的腹部。

我看到,两人的腹部都喷涂了一大片粘糊糊的东西。因为我们坐了起来,这些东西正流向那已疲软了的家伙的根部。章哥笑着说:“真是憋坏了,你看这一下喷出多少东西!”我说:“这都是你喷出来的吧?我也会有这东西吗?”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没注意自己喷出过这种东西。章哥道:“我们都急着往外喷,现在都搅成了一片面糊糊,怎么能分清是谁喷出的?不过,看你长这么大,应该有了,起码也快有了。”听了章哥的话,我仿佛产生了一种自豪感,觉得自己也是个大男人了。我爬坐到章哥的腿上,一只胳膊拦住他的腰,闭上眼睛,依偎在他的怀里。章哥也搂住了我,用他那红扑扑的嘴唇吻住了我的脸颊。

那一刻,我真希望时间和空间都定格不动,我就可以永远这样地和章哥呆在一起。

过了老半天,章哥抱着我走下水坑,轻轻地为我洗净了全身,我也帮他洗了澡。随后,他光着屁股穿上短裤,拉着穿好了衣服的我,走上堤坝。

夏天啊,难忘的夏天。

虽然又过了几年,我才满18岁,但在我心中,那年夏天是我长成大人的开始。因为从那以后,我出现了遗精,也明白了什么是完美的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台同性伴侣跨区注记7月3日起开放
  台“内政部”:7月3日起敞开跨区受理同性伴侣注记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内政
擦干眼泪不许哭……
这句话不知道是该对谁去说的???人遇到不开心的事情的时候都会流眼泪、会心痛……那
一个海员同志的经历
天刚擦黑的时候,大连的中山公园就成了欢乐的海洋。在南面的广场,空旷的地方,有跳交
同性相爱容易相处太难
近来我们都很忙,看样子以后只会越来越忙,在一起的时间也相应越来越少,说实话,这种
为我最爱的哥哥心碎了无痕
当我全心全意的对你的时侯;当我学会以平常心对待一切的时侯;当我学会了不在怀疑的时
雨中的身影何时多上我们一对?
淫雨纷飞的季节,远方的你还好吗?今晚因为考试没有叫你起床上班,不会怪我吧?每天可
第一次断臂经历
和A认识是在北京当地的在京外国人非常喜欢登录的一个网站上,我发布了一条交友信息,
梦 魇
昨天夜里小侄子突然低烧起来,哭个不停,连带着睡在隔壁的我也不得不惊醒。晚上最可怕
和他分手后 我做了MB
4年前,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爱不再来”的网友。闲聊几句后,他说要和我视频,我没
非同志男人的同性奇遇
前几天一个哥们儿去一小城市,坐人力三轮,看上了人家车夫,而人家车夫不是这种人,其
口述:一夜情我玩不起
不知是天气炎热还是休息天的缘故,“零粉世家”群里在线的成员寥寥无几。自从零度角建
几个结婚的老同志故事
这是我知道的几个乡下老一辈的同志故事,我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个。在他的那个年代
喜欢上烟的味道....
喜欢上烟的味道……深夜,躺在床上,吸着那浓浓的烟味,被那尼古丁麻醉的感觉……是无
夏天的故事
(一)我住的村子离黄海北岸有十几华里。村子不大,总共有20多户人家,100多口人。村
秋天的童话
(一)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大家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觉得他是个很好相处的男
请扔掉那畸形的爱情观
一位谈过许多次恋爱,有过一段五年和一段三年同性家庭生活的中年同志朋友在饭桌上表白
同性恋者的价值
想来这样的话不无道理,这让我也由此联想到了异性恋者与同性恋者之间同样存在的不平等
有一种爱叫心痛
小时候,爸爸妈妈在外地工作,把我一个人扔给了爷爷,爷爷的脾气很不好,对我不冷也不
男风盛行的地方
男风盛行的地方序章 入门"坐下吧!"智子叼了一口烟,眯起眼睛看着跟前的男孩,同
我是你的谁?
我是你的谁?来学校后,除了前几天常见面是因为你电脑的关系外,平时没怎么见面。心里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江苏1069|四川GAY|深圳同志|淘宝购物|上海同志|贵阳同志论坛.  

GMT+8, 2019-9-20 00:01 , Processed in 0.089064 second(s), 24 queries .

贵州最大最全的 贵阳同志!

© 2013-2015 贵阳男孩.

返回顶部